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张峰 >> 博客正文

《印象白豹》张峰散文

张峰  2015/11/10  查看博客原文

印象白豹

张峰

接到县作协李主席、影协齐主席白豹采风的邀约,内心感激着,却是纵有一万个理由,这一天我都不便脱身单位的工作。在两个微信群信息中捕捉着同志们起程的信号和行进的节奏,内心不仅为错失这一次体验、学习、交流的机会而遗憾!

印象白豹:传奇、神秘、大美…..

翻越大板梁,踩着你的臂膀,我曾远望外面的世界;踏入城堡内,抚摩你的尊容,我曾畅想你曾经一时的繁华;置身山野中,用镜头梳理你披肩的秀发,我曾守望你诗画般的壮美;农家小院里,与乡亲们对话,我曾感知那一份民风的淳朴……

上世纪的1998年,延安林校中专毕业的大哥被分配到白豹乡政府工作。家里有了一个站“公门”的国家干部,就在那个叫白豹的地方,这让我们一家人感到无比的荣耀,因此白豹这个名字,在我的意念中一直显得十分亲切。次年7月,我又从延安农校中专毕业,早就听哥哥说他的宿办窑洞非常阴森,一张硬床板褥子下只铺了几层硬纸板。心疼大哥,我搭乘一辆县乡班车,一路摇晃着来到白豹,把自己用了四年的一块棕垫送给大哥,这是我第一次邂逅白豹。短暂的停留,和大哥关系要好的同事,还有大哥同事中我的校友,一伙人聚在小镇的一家餐馆中,几盘简单的小菜,几瓶不带包装的烧酒,大家追忆着学生时代的那一些事儿,不经意所有的人都已酩酊大醉。

同是酒局饭局,刚刚走出校园的“公家”人,依然那么单纯、简单,没有像今天的饭局,为推辞一杯酒,好多人一坐上桌就是一堆堆“借口”。大家打开心扉畅谈,举起酒杯就饮,那种单纯、简单,现在想来,都让人不仅感动。

次日,在大哥的陪伴下,逛乡集、游小镇,懵懂的感知中,白豹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这里地域偏僻,自然条件艰苦,生产生活条件同白于山农村如出一辙,与身生我的老家更是有着本质的相同。一条“S”型的小镇位于白豹河和小涧河交汇的地方,白豹古城就隐现在小镇西南方向的半山腰间,城堡轮廓依然清晰可见,在一片丛林绿树中静默着,街道两旁的各类门店相比小县其他乡镇明显多了些,乡集的繁华热闹讲述着白豹城由来已久的风云历史文化、商贸重镇文化。

还是黎明前的四、五点钟,睡在大哥的床上,就能清晰地感受小镇商人上灯开张的喧嚣,尤其那一阵阵汽车喇叭疯狂的长鸣,给近赴县城、远行甘肃的客商们传递着赶脚的信号,这种“忙碌”的城镇节奏在小县的其他乡镇同样很难期遇了。我合上衣服,出了政府的大门,下了政府门前那条坡道,在门前停了两、三辆班车的一家早餐馆停步,跟着搭车人的脚步进了这家早餐馆,和对面坐的那个老者搭讪:“这么早的,能吃得了这两大笼包子?”老者虔诚地回答我:“我是从榆林城转几趟车才赶到这里的,前面翻过大板山就是甘肃了,‘家门’上好说话……。”榆林城与这里有着数百公里的距离,不解老者所说的“家门”,却是这位老者狼吞虎咽地吞噬着那两大笼包子,我实在不便继续插话。不大工夫,班车相继分向离去,和店老板的悉心交谈,他才告诉我,白豹城虽然不大,但接纳的都是天南地北的商人,每每即将“出境”,大家都习惯在白豹小镇停一停、站一站,渴了,接一杯热水,不花钱;饿了,小饭馆里添饱肚子,经济实惠。

我这才意会了那位老者“家门”二字的本意,感受着一份浓浓的真切。那一刻,白豹给我的同样是满满“家”的安全和温暖。

后来,参加工作不曾料想结缘了新闻这个职业,让我有幸拥有更多的机会亲密地接触白豹、认识白豹、解读白豹。尤其在退耕还林的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中,白豹一路开创退耕一次到位、封山绿化到位的先河,一路引领产业培育、农民增收、乡村美丽、社会和谐的奇迹,白豹的父老乡亲,白豹的山川大地,一次次成为媒体聚焦的焦点,社会关注的热点。

陕北人养家糊口过光景,七分靠勤劳,三分靠天命。勤劳自不必说,黄土里刨饭吃,精耕细做是基础,汗珠子洒的越多,回报才会丰厚,占地多、劳力多、人勤快,光景自然会走在前头。天命则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身生那里,基本决定了你的天命。天命不是一家一户人的命运,往往是一个户族、一个村庄所有人共同的命运,陕北人多以“田山土地”作为衡量一族一庄人天命的标准。“田山土地”顾名思义就是指你生活的那个方圆山河的走势和田地的优越性,具体说来,田山土地又有两个衡量标准,一是“质”、二是“量”,质为田地是否平坦、是否肥沃、是否集中连片等,田地“质”好,非但作务省人省力,投入产出比还高,即便遇上大旱雨涝,同样能有几份收成,保你一家人吃饱肚子;量即为人均占有的耕地、畜均占有的草场的总量,耕地量越大,背日月洒汗珠的空间越多,遇上好年景一年的收成管能度过几个荒年的吃嘴,草场面积越大,必然是白云飘飘、轻风习习、草肥水美、牛羊成群的盛世美景。因此,陕北人坊间相互说光景,时常能听到“你们那里田山土地条件好,娶儿媳妇没熬煎”。说这些,正是要说,同为一个太阳下、一片蓝天下生活的陕北人,老天爷总是给哪些特殊的村庄、特殊的人群一些特别的关爱,白豹镇的韩台村便是其中的一个。古老的白豹河一路向东流经沟门、李桥等村庄,都是贴着人家的窑洞和院落流淌而过,潺潺的流水哗啦啦的声音像是同村庄的人们永远叙说不完的对话,白豹河唯独流淌至韩台村,突然像是一条受惊的蟒蛇,身躯一个蜷缩打成一个大大的“弓”形,远远地绕开了村庄,一头钻进流经马营的洛河沸水之中,却出神地孕育出绵垣几公里数百亩平展展的水浇川台地,多少年来让韩台人脸上写满“田山土地条件哪里难比”的幸福和喜悦。时至今日,外乡人路过这里,都会一声惊叹:“这庄稼好美的长势哦”、“好平展的台地哦!”

曾经的高效农业时代,韩台村是“两法种田”(八、九十年代延安市推行高效农业,推广川平地大垄沟种植法、山坡地水平沟种植法称“两法种田”)的推广基地,大垄沟抗旱经验从这里走向全县、甚至全市,韩台经验一度为陕北地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树立了榜样和典型。在我涉足新闻行业的那段日子,韩台村依然是出经验、出典型的地方,围绕县、乡两级政府“退耕之中怎么干,退耕之后怎么办”的中心工作思路,数十年时间里,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现代农业、推行舍施种养一直都是全县“三农”工作的主基调,在这场“全国看陕西、陕西看吴起”的荣光和责任中,韩台村继续扮演着改革创新角色,像大上海、大深圳一样,那些史无前例、甚至闻听未闻的新政策像一缕缕春风,总是第一个刮到韩台村,第一波润松着韩台的山川大地。经济林果建设年代,韩台村的川台地满满是山地苹果、仁用杏园,曾是“瓜果漂香满十里”的天仙花园;草畜产业会战中,韩台人又毫不吝惜地铲了果树、杏树,平展展的川台地一夜成了紫花苜蓿基地,三夏烈日当空,一眼望不尽头的苜蓿吐露着蓝宝石一样的花儿,把整个韩台村装扮的像边疆的矿地。不能忘记,一次次抗起摄像机,和我的同事一次次踏进韩台,用镜头和盛景对白,用话筒和韩台人对话,《韩台夏收第一镰,千亩苜蓿长势好》、《今年三夏,吴起农民忙收“草”》、《秋到吴起县、“草垛子”满山川》等新闻一度占领省、市新闻的重要时段,韩台再次成为外界人耳目一新的诗话圣地,白豹再次被众多的外界人所闻听和敬仰。

白豹印象,这里还是陕北的小江南。在吴起3700多平方公里的版图上,白豹位处西南,这里一河连三县(白豹河连接华池、吴起、志丹三县)、一梁跨两省(大板梁跨越陕西、甘肃两省)的独特地理位置,也孕育出这里独特的自然气候条件,春早、夏浅、秋深、冬短是白豹江南小气候的基本写意。这里年降水量相对较高,气温相比也略高,森林草木的生长量也高过其他地方。春寒料峭的早春,陕北其他地方大地焦渴、草木沉睡,白豹河的结冰悄悄开始融化,柳树、杨树一夜间抽出嫩芽,野草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吐出新绿,相比小县其他地方,白豹的春天要早来十天、半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吴起的春天从白豹一路向洛河源头延伸。酷热难当的盛夏,白豹的山川大地总是掩隐在一片片绿荫下,由于森林覆盖率相对较高,自然形成江南“梅雨”气候,刚刚还是红日当头,几多白云从天空飘过,即刻就是一阵雨,雨后又是红日、蓝天、白云,因此这里的夏天气候清爽,是休闲度假的天然氧吧;白豹的秋天来的迟,走的也晚,中秋之后,陕北大地草木慢慢枯萎,漫山遍野的树木披上五彩斑斓的外衣,白豹的大地往往还保持着最后一抹绿色。再过些日子,几场浓雾霜冻之后,随着几阵秋风吹过,树叶飘洒一地,而白豹山野大地的那份秋意却要保持的更长一些,只到时光走尽十月,白豹河两岸的妖娆秋色才依依不舍的褪去,这个时候,小县的冬天也就真正来了。因为白豹的秋深、冬早,这里的冬天自然要短一些,大地封冻晚、解冻早,河水结冰晚、融化早,草木落叶晚、发芽早......白豹的冬短,孕育了白豹人民的勤劳善良。

错失的采风,留下的是遗憾,但踩着文友们的足迹,让我重拾有关白豹的太多印象。白豹印象,单调零散,却带给我太多的温暖!

                                                                                                   2015年11月10日延安吴起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张峰
张峰
吴起采油厂宣传中心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