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张峰 >> 博客正文

[转载]故乡的声音(咸宁日报2015.3.4)

张峰  2015/9/25  查看博客原文

                                          故乡的声音 

                                                     文/成丽    

                                        一

      大哥打来电话,说老家成氏家族的祠堂完工了,庆典定在腊月二十五,问我能不能回家。他的语气兴奋,过快的语速有些含混不清,我尚未听清楚,那边便是一片忙音。

        回家,这二字从我耳畔响多少次了?我记不清,也不愿记起。它是满头星斗映长河里最亮的一颗星星,一回回,一次次,在喧闹的人潮,在寂寥的静夜,在无眠的梦境,从心底最柔软的一角,亮起。

       母亲说:蓉阿,你的根在这里,我走后,你要记得回家。

      母亲是摸着我的手说的。我站着,她也站着,在老屋,面对面。她的两个手掌像九宫山上的松树皮,皴裂、粗糙、沧桑,在我还算光滑的手背,一遍遍,上下游动。我低头看她的时候,她正好抬眼看我,她玻璃晶体的眼角边缘,有光点闪动。                 

        十年,听过的话语用箩筐用方斗用粮仓都装不下了,我都记不住。母亲那一句,在心尖尖刺一下,就生了根,衍生出枝枝蔓蔓,遍布每一脉血管,每一个毛孔,每一根神经。

     我想回家。

     我不能回家!

     没有父母的家那能是家呢?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世上,那个离你最近的人已离你最远,她在黄土中沉睡。你的喜你的忧,你对她的思念,你想倾诉,拿起电话,闭着眼按那几个熟捻于心的号码,良久,无人应答。你的心,空了;你的眼,没了色彩;一种被遗弃的孤独舔食你的心房。

     一颗心,找不到归途。

      在每个传统的中国节日,在父母的生日、忌日,剥开思亲的伤口,一片猩红。

      一年一度的春节,看那火车、汽车,开车、骑车 ;天上飞的,轨上跑的,地上走的,都奔不同方向却同一目标——回家,心,便开始游离。

       腊肉香,糍粑粘,猪脚粉条包坨圆。团团圆圆。

       母亲那光点闪动的眼,在四面八方与我对视。

        回家,回家······

 

                                                     二

      嫂子说,父母没了,还有我和你大哥,还有其他姊妹和亲人。长兄如当父,长嫂如当母。

     的确,大嫂进我家门时,我才一岁。她的儿,我的侄子,仅仅小我两岁。

     姑嫂、姐妹、母女、知己,四重身份,于我们,十分熨帖。

     春天到了,她拿起电话:蓉阿,我抽了很多水竹笋,给你腌着,给你晒着;红心苕过了一冬,甜透了,一开春我就刨成苕丝晒干了,都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回家?

     生日来临,她唠叨上了:买点好吃的,莫太累了,莫委屈自己。

     中秋临近,她低柔的声音如山岚温煦的清风:后背山你最爱吃的糖梨熟了,树枝压弯了,你大哥用木棍撑着,你再不回,就要烂了。

     我总是回应:忙啊,忙啊。

                                                            三

      十年了,最初失去父母时那刻骨铭心的痛,在慢慢减退。时光,像一根皮筋,把故乡与亲人的影子,拉大又缩小。节假日或在亲人喜庆的日子里,那些褪色的记忆浮上来,放大数倍,说着往事,笑着笑着便流了泪。擦干眼泪,把往事浓缩,束之心阁。行走他乡时,也背负心的行囊,一起流浪。在街头或某个角落,形似故乡人的一句话,一个背影,会无比亲切,也会触动内心无限伤感。

      家啊,永远走不出游子的视线。

                    

                                                       四

         这个冬天是冷冬,有点漫长。

        长夜伏案时,寒气从地底冒出来,漫过坚实的瓷砖,从脚底入踝骨到小腿。除了几根手指在键盘上动,身体的其它零件如固定在一个位置上的机器部件。腿脚麻木时,对家乡的火塘有了渴望。摊开远视镜,在岁月的缝隙里,依稀看见母亲在火塘边纳鞋底做棉鞋,铺棉花缝棉衣。才想起,脚上大嫂做的棉鞋有好些年头了。将脚从网线的空挡缩回来,低头,鞋面黑色灯芯绒凸起的条纹已磨平,露出灰白的衬底。仿佛给自己找到了理直气壮的理由:回家!连忙抄起电话,也不管时钟转向了零时,大嫂睡意迷朦的声音似空谷深处传来:“谁啊?”“我,阿蓉,我要回家!”“今年冷,我给你和妹夫、鹏崽都做了棉鞋。腊肉、糍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家过年。”

      电话这头,我的镜片顷刻模糊了。惚恍间,看到母亲在祠堂上冲着我笑,祠堂那一排排黑漆刷过的牌位,似有光亮拂过。

1476字,2015.1.28夜,

成丽,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怀德路22号

邮编:437000

邮箱:337117136@QQ.COM

 此文在2015年咸宁之窗《回家》征文中获二等奖,咸宁电视台春节专题节目时,播出文中内容。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张峰
张峰
吴起采油厂宣传中心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