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李尔莉 >> 博客正文

悲 剧 从 何 而 来——李尔莉短篇小说《疯子》浅析

 悲

                   ——李尔莉短篇小说《疯子》浅析

                               刘文超

 

声名远播的青年女作家李尔莉怀着爱恨交织的心情,用悲悯的笔调写了一个疯女人悲惨凄凉的一生,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撼、悲哀、和同情。人们不禁要问:她为什么会疯呢?从作品中生动展现的疯女人大致的人生轨迹,我们不难找到其中的原由:

原本一位聪明能干的偏僻农村大姑娘,由父母包办,嫁给了一位虚浮浪荡好逸恶劳的男人。婚后她接连生下一儿一女,夫妻感情不和,产生裂痕……丈夫刘海让人可恨:“不务正,爱打扮,种庄稼胡日鬼” ,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激起妻子对丈夫的满腔仇恨,妻子一次又一次地没完没了地恶毒咒骂,丈夫对妻子一次又一次不顾死活地毒打;妻子呼天抢地撕心裂肺地嚎叫,丈夫毫不怜惜,反而有一种“征服者”的满足。如此往复循环的毒打哭闹,像“电视连续剧”一样不断演出,亲戚、乡邻只顾看热闹,没有人关爱她,没有人来帮她劝解丈夫回心转意,以便抚平她心灵上的创伤……

妻子苦苦相劝,丈夫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把妻子抛在一边,跑到外面同小三长期非法同居,生下儿子,随后又恬不知耻地把这个“新潮女人” 和孩子领回家来,在妻子面前夸耀,显摆,戏弄妻子,在妻子的伤口上再捅一刀。妻子愤怒到极点,大闹一场,刘海现出他流氓无赖的本性,厚颜无耻地丢下妻子不管不顾,大摇大摆地带着他的“新潮女人”和孩子招摇过市,远走他乡……

眼看着坏男人弄得她家破人散,妻子满腔怨恨无处发泄,只会对流氓丈夫无休无止的谩骂、呼唤、痛哭,并向人诉说,却不知道运用法律武器状告丈夫犯有重婚罪,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反而被巨大的压力和积聚的仇恨逼疯了。令人痛心的是,在这偏僻的乡间,所有的亲戚、村里人都对疯女人的遭遇司空见惯,十分麻木地充当看热闹的看客,不但不愿伸出援助之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厌倦了她的怨恨和唠叨,远远地躲避她。

    一个勤劳质朴的农村妇女, 被逼成了疯子, 颠沛流离,在痛苦中煎熬……两个孩子在爷爷奶奶的抚养下逐渐长大。让人痛心的是,两个孩子因为从小就看多了父母亲极其凶狠的咒骂和毒打,认识不到父亲的罪过和母亲的蒙昧,对母亲没有一丁点儿同情和谅解,反而认为母亲是“泼妇”,是“坏女人”,任凭她到处流浪……

十多年的光阴在连绵的苦难和煎熬中逝去,所幸的是两个孩子在爷爷奶奶的照看下,读书求学,长大成人,并且在城市里找到了工作。为了感恩,他们把自己的母亲接到城里去住,但为时已晚。一个疯癫了多年的女人,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完全不理解儿子对他的爱,不愿在家待着,仍然到处乱跑。她把积聚在心中的埋怨和仇恨凝聚成永不熄灭的火焰,不断地向外喷发。她到处找人诉说,但她遇到的却是冷漠和厌恶……有一天,疯女人忽然听说她丈夫也住在这座城市里,并且两个儿女竟然还常去看望她的“陈世美”丈夫,“礼尚往来”聚会,她气坏了,毅然决然地走进法院大门,状告儿女不孝,不赡养她……

丈夫“黑心” ,儿女忤逆不孝,但法院并没有将他们判罪。疯女人只好背着那个破旧的背包,回到她那偏僻的小山村。她变得更加麻木不仁,更加昏乱癫狂,任意“胡作非为” 。她将心中的怨恨发泄在周围人的身上,她放火烧了婆家兄弟的喂羊草,又偷偷溜进了派出所,穿上了所长的风衣,背上枪冒充警察……她独自一人坐在家里穿上奇装异服,浓妆艳抹,带上一副蛤蟆镜,把自己装扮成了一只站立的青蛙,嘴里念叨着古怪的词句,声称自己要和所长结婚……

随着疯病的不断加重,疯女人变得更加大胆,更加嚣张。背着那只破旧的背包,光天化日之下,敢于闯进全乡任何一个村庄去偷窃、去抢劫,还拼命同主人撕扯,咒骂别人不同情自己这个可怜人;晚上,她背着满满一背包偷抢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把这些东西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当成自己的财产,慢慢欣赏。疯女人对于偷和枪痴迷到家,没完没了不知疲倦地进行着她的“持久战” 。她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从一个乡扩大到全县,从全县扩大到全地区,甚至达到外省。遇到开车的人,她就硬要坐人家的车;遇到别人吃饭,她硬要别人给她买饭吃……不避风雨,到处流浪。不知饥饱,不知疲倦。饿了,抓住什么吃什么。累了,不管什么地方,倒头就睡。不管东西南北,不避严寒酷暑,走到哪算那……子女亲属到处寻找,却找不到她的身影……

作者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笔墨,反反复复地描述疯女人的几十年的人生悲剧呢?只要细看疯女人在她人生的不同阶段的不同表现,看她如何变疯,病情如何一步一步加重,就不难了解作家的初衷了。

丈夫刘海品行不端,在外面同别的女人非法同居,生下孩子。妻子劝解,他不但不听,反而对妻子多次不顾死活地毒打,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矛盾升级,这是妻子变疯癫的最直接最主要原因。这里,我想着重分析一下疯女人自身的原因。从疯女人生存和成长的环境来说,即使在农村,早已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婚姻法已贯彻实施几十年,面对一个多次实施家庭暴力 ,并且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坏男人” ,不敢同他分道扬镳,而是愚昧地固守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从一而终”的旧观念,用封建礼教的的枷锁,把自己牢牢地封锁起来,不知道找政府同“坏男人”离婚,走自己的新生活之路,只知道无休无止地谩骂、痛哭、诉说,这是造成她逐渐变疯的自身原因,也是悲剧产生的主观原因。

再看社会方面的原因:面对女人无数次恶毒咒骂和男人残忍毒打这样的家庭暴力,全村人只会围观看热闹,没有人对双方进行劝解。村委会不愿 “多管闲事” ,许多人仍然固守着“宁拆一座庙,不破一家婚”的旧观念;重要亲属、亲戚也没有人主动出面安慰她、帮助她,让她在痛苦中自我折磨,自我摧残,不但自己疯癫,进而成为社会的“祸害” 。如果说在旧社会罪恶的封建礼教扼杀了可怜的祥林嫂,那么,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人们头脑中仍然存在的陈旧观念、冷漠和自私,则是疯女人变疯的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

作者用她敏锐的目光,怀着对主人公“哀其不幸,怒其不醒” 的悲悯情怀,深刻地揭示了在新时期仍然普遍存在着的产生这类悲剧的社会原因和人性的麻木和冷酷。作者把自己深厚的大爱之情、强烈的呐喊巧妙地隐藏作品里面,呼吁新时期的女性们勇敢地站起来,自强、自立、自信,大胆地去追求自己的新生活;同时,提醒现实生活中那些冷漠的麻木的自私的人们,伸出双手热诚地去帮助身边的那些需要帮的人们。作者着力塑造了一位新时期的“祥林嫂”,使得作品具备了一种特别的时代意义和深刻的社会意义。

 

 20158月初稿   2017年夏再改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李尔莉
李尔莉
吴起县文联作家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