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韩三之 >> 博客正文

2014年09月30日

韩三之和他的“洞”

王瑞芸   著名国际美术批评家  当代艺术史学者



  

 

 

我和三之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他第一次通过电邮发一组“洞”照片来时,我第一个反应是:“又来了”———又来了一个喜欢标新立异的家伙。我们都知道,当代艺术以标新立异为相,我们也都知道,有很多人挺乐意顶着“新”“异”玩深沉……而在治史的人看来却相当的不好玩,相当的无意义。

 

今年9月我赶到陕西志丹县永山崖前,看到的三之,满身尘土,状似民工,正带领着一群工人埋头打洞。工程已经持续了月余,洞尚未完成,因三之要求深打,一直深到把外面的光线全吸进去才算完。已经有朋友劝他:大概打个洞就成,何必费力深挖,劳命伤财;还有的劝他:干脆在山崖上涂个黑圈圈就成,省事省钱;更有人劝他:好好儿的打什么洞,乖乖地画你的画去罢。

 

我看了三之的画,再看满身尘土的三之,不由地也会想:画得这么好,又不愁卖画,他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后来,三之告诉我,他一心要打洞,几乎来自天启,那是他2012年到西藏时,突然被西藏阿里地区山崖上修行人打下的洞口唤醒———他用了“唤醒”这个词。他甚至还说,洞的灵感“突然像爱情一样出现在眼前,使我恍然顿悟。”

 

事情到这个程度,确实就由不得三之自己了。由不得他什么?由不得他考虑、计算、乃至计较任何个人的利益和得失。倒是的,善于考虑计算的人永远成不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听从心灵的召唤,精神的开悟。三之这样一个来自窑洞之乡的陕西人,这么多年来陕西供人居住的窑洞不曾“唤醒”过他,却是千里之外西藏修行人的洞“唤醒”了他。偶然吗?其实,在人的生命中发生的所有我们以为“偶然”的事,绝不偶然。那必是西藏修行深洞中的精神之光在瞬间照进他的心灵———这太有可能了!修行人是精神的探索者,真正的艺术家也应该是精神的探索者,于是这两个同类在西藏高原这样一个绝美、绝寂、绝尘之处,默默地产生了一个精神的传递,三之一把把这个传递接住了。于是,接下来,他将面临劳作,劳累,无援,纠缠,误解,全要祭献在这种无言的精神传递的《洞》的前面。

 

……

好险啊,若不了解这些,我就会错过一个有血气,有专注力,求升华,肯奉献的艺术家。这个艺术家心中怀有的不只是小小的艺术这码子事,而是把他的注意力放在精神的觉悟和提升上,并且肯马上全力以赴。如今在遍地浮躁的大环境里,能碰到这样的艺术家其实挺不容易。

 

我们都知道,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它的精华部分是,艺术不再是为视觉愉悦工作了,而是要为我们是谁,我们如何生活而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最怕碰到在形式上玩新,玩异的艺术家,貌似前卫,实质堕落:一个人的精神只四脚着地,趴在艺术形式那一点可怜的小圈圈里爬行翻找。(艺术家徐冰也说过“一个只考虑艺术形式的艺术家是最没出息的。”)而三之的难得,就在于,当西藏修行的洞在瞬时“唤醒”他时,这个有血性的陕北汉子,毫不犹豫地一下子从平面的艺术创作大胆地跨了出去,跨进一个极为深邃辽阔的区域,一代一代西藏人舍生忘死要去接近的那个精神区域。那些修行深洞中一定回响着永恒的精神探索之声,一代一代不绝如缕:我们究竟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究竟活对了,还是活错了?!这声音让有悟性的三之惊醒,作为艺术家的他,愿意来面对天和地、生和死、面对地球的危机,面对全人类的困境来反省和思考,然后在这个新起点上再去做那个叫“艺术”的事情。这个起点肯定把艺术的位置一下子搁到高处去了。这也就是说,三之不去画画而去打洞,意味着他是把当代艺术家真正的使命勇敢地担负起来了。

 

这让我们看了真是心生欢喜。我们寻寻觅觅,就是想在艺术和艺术家中找到真货色。虽然我看到三之为了打洞,身体在受累,精神在被扰,但我明确地知道,他的灵性在生长,视域在开阔。崖上的洞带他进入了天和地,人和宇宙,心和内省……他要把这个天启,这个灵感,无论克服多大的困难,投入多少资金和心力,也要大声呐喊出来,带着观者一起去面对天地,面对自己灵魂的黑洞,和他一样重新上路。

 

我相信,这位来自陕北的艺术家,那块黄土地的气场血脉,还有西藏山崖洞窟精神求索的神圣气息,点点滴滴地浇灌着他那颗天生的诗心,让他的心地变得更加丰厚肥沃,具有这样的心地,日后无论他画画,打洞,或者做下任何什么,必定会如陕北的山丹丹花,如藏地的雪莲,迎风怒放,生机盎然。

 

让我们一起听一听三之心中流淌的歌吧,和他一起走进高迈空灵的精神之域:

   ……

怎样都感到云与我这么亲近

仿佛几千年的家园

婴孩的棉被

将信仰抹平

走上清新的高度

……

我抚摸浩海 湛蓝与雪

 

……

有太多大家熟知的事物

那些迟钝的材料不能很好地表达我们的心意

我们要绕道而行
……

音乐里的喜马拉雅



……

我要歌一个不太具体的发着声响的河流

我要歌以文字  以声音  颜色和泥土

捕捉不到夜晚的引子和形而上

我要歌原始的母亲

我要歌未来的宇宙和代表她姓名的符号学与光学

我要歌空间的适度花开的密件

我要歌自己的身体和温暖的火焰

我要歌古代的月亮和唐诗宋词所跨越不到的温暖的黑洞

 

让语言抵达不到的响着水声的夜的大地

 

     2014-9-29于美国加州千橡城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韩三之
韩三之
画家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