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高宝军 >> 博客正文

自序

 

 

陕北有句土话:“难道还没有二亩三分地种也?”

种地是陕北人最普通的劳动,二亩三分则是一度时期官方分配给农民的最少土地面积。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才不管你当官掌权的,只要不犯法,难道我连最普通的农民也做不成?最少的二亩三分地也不让种了?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消极,其实是一种状态,是一个人的自我、自然和自在,也就是我所说的二亩三分地。这二亩三分地,不一定就非得是地,就是种地也不一定就是二亩三分,它只是一种心情而已。一个人从小到大,从自然人到社会人,将要在不同的岗位上扮演着不同的社会角色。这个过程,只能叫作工作,只能叫作生计,它不一定是你的兴趣。只有做自己想做的事,让心灵抵达自由,心情得到寄托,价值得到体现,这才是自己的二亩三分地。

作为一个作家,也各有各的二亩三分地。莫言的二亩三分地在高密市,陈忠实的二亩三分地在白鹿原,贾平凹的二亩三分地在商州。这是因为他们一是想写,二是好写。我虽然不能和这些大家相提并论,但状态也是这么个状态,写陕北就是我的二亩三分地。

这几年,我陆陆续续写了一些有关陕北的文章,多为散文体裁,什么有趣就写什么,想到那里写到那里。可以说,从正月初一写到腊月月尽,从糜谷高粱写到白菜萝卜,从阴晴雨雪写到树木草蒿,从生产生活写到民俗民风,最后自然而然地写到了人。在写人的过程中,我先是以行业工种分类,写过做石活的石匠、做木活的木工、说书的瞎子、唱曲的后生、红白事上的“总管”、牲口市上的“牙子”,后来还觉得不过瘾,又以年龄性别为序,写过陕北的老汉、老婆、汉子、婆姨、小子、女子等等。写得都是身边的人,说得都是遇过的事。后来有朋友建议:“你熟悉这么多人物,何不写成小说,小说的核心就是人物。”由于当时散文写得顺手,加上工作也不是太忙,便动笔写了起来,而且直接上手写长篇!

谁知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完全不像朋友说的那么轻松。我将自己熟悉的人物照朋友说的办法集中了一番,归纳了一番,提炼了一番,想像了一番,便形成了腹稿。开先,我把所有人物都展开来写,但不行,总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写着写着就乱了套,相互连不起来;之后,我又以一两个人物为线索,围绕着这一两个主人公往开拓,但也不行,人物顺了,结构又散了。最终力没少出,夜没少熬,不但成果不大,还使自己陷入了一种左右为难的境地。不写罢,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总是不甘心;写罢,又一步也推不前,只好放下了。就在这时,我接到了援藏任职的通知,这样一来不但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找到,连时间也没有了,只好作罢。

说来也巧,就在我不得不放弃时,当初建议我写小说的朋友再次出现,他看了我写下的人物笔记后,认为这些笔记本身就是小说,之不过不是长篇罢了,笑我“骑着驴找驴”。我先是不信,后来顺着他的思路又将这笔记看了两遍,还真的越看越觉得像小说了。于是,我就利用在西藏自治区党校学习时的空闲时间,将这些笔记按人物分开,一篇写一个人,长一点的算为中篇,短一点的定为短篇,也就有了这本书。

书名定为《野村梦语》,让人觉得有点神神道道,是因为录入书中的十篇短文,都是些乡村的故事,过去的回忆。乡村因年久多为荒村,回忆因时长好似做梦,而写这本书就像是整理梦中的情境,故以此而命名。由于初写小说,自己也不太满意,但因工作原因,只能是丑媳妇先见公婆了。不管它是个什么样子,它毕竟有我作务时的汗水,是我二亩三分地长出的庄稼,只能请方家赐教,读者批判了。

是为序!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高宝军
高宝军
延安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