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高宝军 >> 博客正文

后记

 

    

    这是我结集出版的第四本小书,写的还是家乡陕北的往事。我之所以把陕北写了再写,说了又说,源于对她的热爱:她是我的根,一山一峁都那样熟悉亲近;她是我的魂,一草一木都令我激情迸涌。她在我心目中,写成文字是一首诗,涂上颜色是一幅画,变成声音就是一曲悠扬动听的歌。

书名定为《四季陕北》,别无它意,只因章节以季划分;收入的60篇短文,经过反复掂量,标准是每一篇背后都须有切身的体验。书中录入的篇什,多是些劳动的场面,山村的景色,日常的生活,乡下的风俗,大到山川地貌,小到柴米油盐。这些情景,说她旧也真够旧了,至少可追溯到三千年前;但说她远又不是太远,她离开我们还不到十五六年。   

现在能满怀激情地写这些东西,我自己有时也感到意外,因为我现在赞美的,正是我曾经想抛开的。世上的事物像阳光下看山,有一个阳坡就有一个背洼;人间的得失如瓜里头挑瓜,挑选了大的就意味着放弃了小的。我对家乡的感情也是如此:呆不住又离不开,离开了又放不下。

我出生在陕北的偏远山村,条件落后且生活苦焦,不要说和条件好的城市比差距太大,就是和平原地区的农村比也距离不小。当国内的平原地区用拖拉机耕地、柴油机抽水几十年后,那里还用木耩套着黄牛耕地,用毛驴驮着架桶取水;在平原地区大多数农村早已用脱粒机碾粮、用粉碎机铡草时,那里仍旧是牛拉碌碡碾麦,人操连枷打场;面粉机普及全国、碾米机遍布乡村多少年后,我们那里仍然用石磨推磨,用碾子碾米;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多数农村就用上了电、烧上了煤,那里直到九十年代初仍然家家煤油灯照明,户户老焦蒿烧饭;我国的卫星上天多少年了,我们那里仍然离不开石匠、木匠、泥水匠、毡匠、弹花匠等传统的手工匠人。总而言之一句话,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家乡陕北一直延续着几千年的古老传统,像一个活生生的中国传统农耕文明的博物院。

这种局面几乎一夜间被打破,迅猛的程度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大约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陕北开始了退耕还林和大规模的资源开发。前者造就了大量的剩余劳力,后者则召唤着人们走向新的岗位。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开始离开农村,走进城市。先是年轻人,后是中年人,最后是绝大部分农村人。于是,大部分村庄处于半废弃状态,十个村庄九个荒,十孔窑洞九孔闲,院子长满了荒草,门扇上顶着葛针,留在村子里多为七老八十的人群。与此对应的是城镇规模正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扩张,从城中心向上下川道拓展,从沟河底朝两面山坡延伸,多数农民都变成了市民——年轻人打工,孩子们上学,那些年纪大的老年人摆小摊卖菜、收废品扫街。

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使现代观念一丝丝渗透,传统观念一步步退缩,延续了几千年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正在消失,正在被历史湮没。处在新旧替代交叉点上的我,深感这段历史文化积淀之丰厚,文化价值之重要,于是就滋生了再写陕北的念头。这就是我写本书的动力所在,也是我敢把她献给读者的唯一理由。尽管记录得简单,描写得粗略,但她至少反映了当时陕北农村的真实情境,包含了一个黄土地农家子弟的对家乡的眷恋之情。俗话说,“儿不嫌母丑,子不嫌家贫”。无论那时多么苦焦,多么落后,多么不如人意,但它和我的青春联系在一起,和我祖先的快乐和忧愁、劳动和收获联系在一起。同时我也坚信这样的东西还是有人看的,正像我们时时想了解祖先的生活情景一样,我们的子孙也会有了解这些的热望。如果本书能够为外地人了解陕北,后来人了解过去有一点点帮助,那就是我最大的欣慰。

  

                                 2012年8月于延安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高宝军
高宝军
延安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