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高宝军 >> 博客正文

做年茶饭

 

一进腊月,陕北的碾子就忙了。天还不亮,就能看见碾盘上放满了驴夹板或笸箩、簸箕。这些东西不是散乱放着,而是规规矩矩地排成一行,上面有一层白霜,很显然是前一天晚上就放下的。这不是随便放着玩的,人们用这样的办法排队等着用碾子。

当第一家还没有用完时,第二家的人就已经来了。先来的总是男人,担着泡好的黄米或软米。一放下担子就开始帮忙,哪里需要到那里,什么急需做什么,目的只有一个:想让他们尽快完成,然后好让自己开始。就在第二家上了碾子的时候,第一家已经开始蒸糕了。人们刚下碾子,就得上锅头,中间不能有太多的间隔——糕米是事先浸过水的,不及时蒸就会馊掉;加上蒸好了还要炸,因此就更费时间。如果从早上开始,就得忙到天黑;如果是下午开始,就得忙到天明。

米是一家家轮流碾的,所以蒸糕也是一家家渐次开始。这家还在压米,那家就开始炸了。于是满村只听碾子响,满村都闻见油糕香,家家门窗都大开着,烟囱里冒的是柴烟,窗子里冒的是热气。有人会问:既然碾子那么紧张,为什么如此扎堆?这就是问话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油糕是稀罕吃食,一年只有这一次;大人们还倒罢了,孩子们就闹腾得不行。紧做慢做,孩子们还是等不上,因此就有了一个习俗:谁家先做出来了,就分头给本族和邻居送一点去,先喂一喂孩子们嘴里的馋虫。

做糕是这样,做豆腐的情况也类似。陕北人做豆腐用的是特制小磨:磨顶上开一个眼眼,磨盘是一个槽槽,不用毛驴来拉,而是架上两根连枷棍由两个人来拐。这东西平时没人用,所以一个村里也没有几个。一进腊月它也就忙了,人们也为它来排队。和用碾子时不同,不是排着队前来用,而抬回家里用。每到早晨或黄昏,总有人抬着豆腐磨颤兢兢地走过冰滩,后边跟一群看稀罕的娃娃。

做豆腐更是个麻烦事,先是磨,后是煮,还得用卤水来点,点好还得在筛筛里压,一折腾也得一整天。无论是做糕还是做豆腐,都很费柴禾。两样做完后,土炕就烫得像炒锅一样,不要说睡人了,连炕席都快烤焦了。家家炕席下都插着些棍子,铺盖都垒在箱盖上,人们只好在另边窑或后窑掌里的柴堆里睡觉。虽然很受罪,但心里却很畅快,那种畅快的心情局外人无法理解。

豆腐做完后,猪羊就开始享受了。为啥呢?有豆腐渣吃了。能吃上豆腐渣的不是全部猪羊,而是少数肥猪和站羊。它们的这种特殊待遇引起了其它猪羊的眼红,都用仇视的眼睛看着,心里充满了不平。可没过两天情况就大变了,吃了豆腐渣的猪羊陆续都被抓起来了,人们杀开它们了,满村都是它们的嚎叫声。杀猪宰羊的人家虽然不少,但能直接操刀却不多,特别是杀猪的一个村也找不出几个。这活需要勇气,更需要技术,没有“两把刷子”的人拿不下来,因此这些人除过受到尊敬之外,还有一定的报酬:挣一块猪胸腔肉。

大部分杀猪人都很客气,再三推辞不收这份礼物,实在推辞不掉了,就会把猪胸腔肉割得很小,有个意思就行了。但也有个别不识抬举的杀猪人,卸肉时会削掉好大一块。这是做人的大忌,虽然主家不会说什么,但从此就再没有人请他杀猪了。他用自己的小聪明亲手杀绝了日后的生意,从此只能作一个杀猪场上的看客。

陕北人孝顺,杀了猪羊都会请老人来吃一顿。老人不仅仅指自己的父母,还有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和婶婶,一请就是好几位,像办喜事一样。由于平时缺少油水,大家都是吃肉的能手。不吃瘦的,专吃肥的。最被他们看重的是 “一乍厚的膘肉”。这样的肥肉他们像吃面片子一样,有人甚至能吃一碗。可惜的是好事会变成坏事,有些身体不好的老人吃得上吐下泻,好长时间缓不过来,但没有人敢给别人说,说了怕别人笑话,只好咬着牙忍耐。

杀猪宰羊之后就到了腊月下旬,这时候的人更忙了,忙着将准备好的年茶饭进一步加工。有烧肉的,有酥鸡的,有炸油麻花的,有做酥肉丸子的,有滤米酒的,有生豆芽的,有摊摊黄的,有搓凉粉的,还有蒸红点点馍馍的。这里不说别的,只说红点点馍馍。

所谓红点点馍馍,是指一种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小馍馍,上面点着两个或者四个红点。在陕北,这是一种礼仪食品,用途有二:一是请重要客人时的主食,二是出门走亲戚时的礼物。正月里请客,形式大于内容,总是一客到来全村请,吃了这家吃那家,从前村里直能吃到后村。因为客人吃不多,这种馍馍才能派上用场,如果真正想解饥,肯定不用这种。陕北的庄稼汉饭量大,这样的馍馍一顿二三十个也不一定够。作为礼品那就更意思了,不是计个,而是计碟。大碟为八个,小碟为六个。走一般的亲戚用两碟就够了,新亲戚则用四碟,所谓双份茶饭。但两碟也好,四碟也罢,碟是计量单位,没有真实的碟子存在,只是一种很古老的礼仪。

做年茶饭是对女主人最大的考验,做得好的人人夸奖,做不了惹人笑话。因此村里心灵手巧的女人就更忙了,不但要给自家做,还得帮助亲戚邻居做。虽然忙,她们也开心,因为这是一种荣誉。一到大年三十,年茶饭就做停当了。整整一个正月,人们都很少做新饭了,只热着吃做好的茶饭,算是对腊月里辛苦的补偿。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高宝军
高宝军
延安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