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高宝军 >> 博客正文

收玉米

 

玉米和别的庄稼不一样,不是砍倒了收,而是在杆子上收,这就是所谓的掰玉米棒子。每到掰玉米棒子的时候,村子里就忙成了一团,有进的,有出的,有背的,有担的,熙熙攘攘、来来往往。

出村的人都忙,有的用扁担挑着空筐,有的肩膀上搭着口袋,有的正走着就跑开了,有的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扣,有的大口吃着干粮,有的呼唤着猪羊。一个个都显得心花怒放,满脸都是红光。回来的时候就不一样,每一个人都身着重负,每一个人都步履蹒跚,每一个人都汗流满面。

挑担的人都担得很重,筐里的玉米棒子不是随便放进去的,而是一穗一穗插进去,把系子都快湮没了。扁担被压得像弯弓似的,好像快折了的样子。换肩时非常困难,必须用双手掌托起扁担,才能勉强换过来。

背运的人用的都是大麻包或大羊毛口袋,有人甚至把两个口袋摞起来背着。玉米棒子硌人,尤其是背得太多的时候,因此都衬着东西。细心一点的人事先预备一件旧棉衣衬着,马虎一点人就用柴草或玉米杆衬着。这时的柴草和玉米杆都多汁,将他们的染成一塌糊涂,脸上、腿上、胳膊上黄一道、绿一道的,衣服更是说不清是什么颜色了。

重压下的人们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上坡时腰整个弓着,下巴颌差不多就顶到了膝盖;下坡时不能正面走,只能侧身行走,前脚尖慌慌地探着,像穿过雷区的士兵。最为难的是累了需要休息的时候,高的地方放不上去,因为圪塄高人低;低的地方又不敢放,担心放下去站不起来。大多数人采取一种折中的办法,在路边的崖壁靠一会,让硌疼的背和勒疼肩有个喘息的机会。总有人一靠上去就站不起来了,沉重玉米口袋贴着墙壁滑下去了,口袋落了地,人却落在口袋上,因为绳索绑死了,没有人帮助的话自己不能解脱,只用胳膊腿朝天乱蹬。这样的处境最让人尴尬,最让人愤怒,即便脾气很好的人也会发火,也会骂人。男人们骂天骂地骂时势,女人们骂男人或者孩子,为此争吵甚至厮打的事也不少见。

和搬运相比,在地里掰玉米棒子就轻松了许多,简直就可以算作娱乐了。陕北的玉米大都种在坝沟里,两边夹山,只有中间一络络地。两边崖壁上秋草丰厚,秋花烂漫,秋叶火红,活泼的松鼠上下跳跃,吃饱了山鸡尽情欢唱,加上玉米叶子都已干枯,人一进去就哗哗作响,整个山沟热闹得像戏台一样。掰玉米的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彻底掰下来,一种是留下一点坚韧的皮;前者直接装进口袋或榆筐,后者则用这皮辫起来,运回去后挂在树上。掰玉米也有辛苦的地方,玉米叶子的边沿有小毛齿,总能划伤人们的胳膊;玉米的花稍已经干枯,总能落在人们的头上;还有霉变了玉米,一掰就往下掉一种粘乎乎的黑粉。大人看见这东西就远远地躲开了,但小孩子却不一样,用这东西相互扔着玩,鼻子下还吊着用玉米缨子做成的“胡子”。临时堆放玉米的地方总选在坡圪塄下面,这样容易找到,因为他们要很晚才回去。

掰下来了,运回来了,但庄稼汉的活路还没有做完,因为还没有贮存。玉米有百样好,只有一样不好,那就是容易变质。没有干透的玉米棒子堆在一起,不过两天就变质了,会发出一难闻的气味。不但人不爱吃,牲口也不爱吃,因此贮藏就成了当务之急。陕北人贮藏玉米棒子的办法特别有趣:带皮的辫起来挂在树上和墙上,不带皮的在院子里架一个四方体的空中楼阁放进去,等到风干后再脱粒。

由于是一家一户种植,面积都不大,所以专用的玉米脱粒机很少见,用的都是最原始的办法。大批的堆成院子用棍子打,小批的放炕头人工剥。陕北人把人工剥称为“划玉米”——一个人用锥子或者剪刀在玉米棒子上划出几道来,别的人用手搓。这是一种稍带的营生,一般都在冬夜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油灯下,一边拉话一边剥,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也有人玉米太多,自己“划”不过来,就想办法请众人来帮忙。其中的一种办法是请书匠来说书,让大家一边听一边帮他干活。在这样的情况下,主人家不请最好书匠,也不请差书匠,专门请那些不瞎不好的中不溜书匠。说得太好了,人们只顾得听书文顾不了“划”玉米;说得太差了又留不住人,因此只能“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走中游”。这种时候听书的场面就意思了,三弦散散地拨,木鱼缓缓地敲,书匠懒懒地说,人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书说完了,玉米也就“划”完了。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高宝军
高宝军
延安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