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址|吴起|博客|人物|视频|相册|乡镇|古朝|民俗|特产|小吃|淘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起热线
新年快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老乡博客 >> 冯富建 >> 博客正文

【陕北下雪天】

          冯富建

陕北冬天的天气很怪,总是让人猜不透什么时候要下雪。

一大早,本来显晴的天气却突然间变的阴郁起来,还没等人们收拾院外的柴火,鹅毛般的雪花便狂舞起来,仿佛憋屈久了突然释放出强大的能量。不一会功夫,整个陕北大地便被白格生生的积雪包裹起来,旷野变成了雪原,窑洞变成了冰雕,树木变成了雪树,早起的人们也都变成了雪人,天地共色,浑然一体。

雪花如一个个洁白的精灵,飘洒在苍黛黛的黄土高原上,给人一种惬意而神圣之感。

慕雪走出院外,那片片飞舞的雪花犹如好客的陕北农人,纷纷零零地迎合而来,轻拍着脸颊,似乎在热情地亲吻久别的情人,让人会意无限,想象无穷。好雪,好雪,瑞雪兆丰年,看到天降雪了,村子里的人们纷纷走出院外,站在硷畔上,兴奋地寒暄起了这场久违了的冬雪。是啊!这的确是一场好雪,去年整个腊月,天干气躁,以致老人小孩感冒频发,人们日夜都期盼着天降一场大雪,让干燥的气候变得湿润一些,但雪却姗姗来迟。还好,在人们几乎绝望的时候,它悄然而至了。有了这场及时雪,空气湿润了,人们感冒发病率就会降低,今年的春耕也便有了希望。

雪一旦下起来,就不会很快停歇,而是一会大一会小,似停非停,让人难以捉摸。但在中途稍微停歇的一小会儿,勤快的人们很快就会将院子里的积雪清扫堆积,还会将通往牛羊鸡舍以及茅厕的道路扫干净,这一条条扫出来的便道,犹如一个个小型交通枢纽,点缀着雪中的村庄。

雪后,站在陕北高原的至高点上,望着千里覆雪的旷野,不由惊呼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缔造了如此壮观的景象,怎一个美字了得!缕缕冬阳泼洒在积雪上,绽放出五彩斑斓的微笑,蹲下身去,仔细观看,才觉得片片雪花都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晶莹透剔、美伦美奂,令人陶醉不已。

好动是男孩子们与生俱来的特点,雪刚停下来,他们便不安分了,默契地聚集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自分派别,打起了雪仗。只见你手里捏一个雪球,他手里抓一把雪花,互相追逐着,扔打着,捣蛋的孩子还会将雪屑灌入玩伴的脖颈,玩伴承受不住雪的冰凉痛苦地呲牙咧嘴、大喊大叫。有时候手里的雪球捏的太瓷实了,挨打的玩伴难以忍受疼痛躲在墙角低着头直哭,但贪玩是孩子的本性,疼过了,哭过了,马上又会参与到打雪仗的行列。孩子手里捧着雪球玩久了,就会被冻得皴裂,但由于当时玩的兴致并不会察觉,等回到家里猛然间遇暖后,就会痒痛难忍,失声大哭。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看到孩子冻伤了手,父母马上会找一些干糜草,并将其点燃,用糜草烟给孩子熏烤冻伤的手,还挺管用。女孩子生来乖巧、文静且爱美,往往在男孩子打雪仗的功夫,她们就躲在一边堆起了雪人,先是滚一个大雪球,接着加工出雪人雏形,然后将锅灶下面烧过的木炭镶成雪人的双眼,画上眉毛,再用红对联给雪人染上嘴唇,最后将家里的旧草帽给雪人戴上,这样一个雪人就堆成了,看起来惟妙惟肖。让人不得不佩服她们的艺术天分。雪人堆好了,孩子们的脸蛋也被冻得通红,红苹果一般,特别惹人可爱。

下雪天里,人们闲来无事,就喜欢串门,看到家里来了客人,热情好客的妇女往往会将家里的猪头肉、猪蹄子肉等调成下酒菜,与其它美食一并端上席桌,将在柜子里珍藏已久的好酒拿出来,让男人们尽情地豪饮。陕北男人豪爽大方,喝酒干脆,喜欢在酒桌前分高下,一旦饮酒,便会一醉方休。只喝的出门时,不小心摔了一个趔趄,才知酒已喝高。主家人一旦摆上酒席就不会吝啬,只有将客人都喝醉了,他们才觉得把客人招呼周全了。

一些会过光景、闲不住的人们,就会坐在热炕上磕玉米棒子、做针线活,也会在旧草窑里给牲口铡干草,他们一边忙手里的活计,一边边谈天说地,欢快的笑声时而就会传出窗外。农人们总会在劳动中寻找乐趣,以劳动为乐。

过去,农人家里没有水井,一般情况下都是一村人都在一个井泉子里吃水。每逢下雪天,通往井泉子的道路非常泥滑,农人们吃水就成了问题。若遇到迎娶过事情,人们就犯了难,但根据当地讲究,订下的日子是不可以改动的。于是,只能动员邻里亲友们一起扫雪。无论迎娶媳妇的,还是出嫁女子的,人人都在焦急中等待消息。在城里上班假期回老家过年的人们,遇到下雪天眼瞅着到了上班时间,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等待融雪。

下雪后,麻雀等野生动物没有了吃食,就会来到人家院外的猪圈、鸡房附近,偷吃残留到地上的食物。记得小时候,每逢下雪,我们一群小孩子就会把握时机,在空地上撒上糜谷,支架起筛子扣麻雀。有时候,还会用铁丝拧出一些小铁环,在山上套野兔、野鸡,运气好时还能套住獾,带回家里美餐一顿。

冬日里,如果久不下雪,气候干燥,上了岁数身子弱的老寿星们往往会因感冒而撒手人寰,祭悼活动中出丧的人们拉着长长的白帆顺着山路盘旋而上,悲哀的唢呐声和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会给本来欢快的冬日平添几分凄凉。

一场雪不会持续太久,一般下个一天一夜或者两天两夜、很少有持续四五天的,但是融雪却需要一周或者半月二十天。当天气转晴后,在阳光温润的照耀下,向阳处的积雪便开始融化,一片片、一块块、一洼洼苍黛黛的地皮逐渐裸露出来,与背阴处光照不足而未消融的积雪相映衬,远远望去,山沟的轮廓更加分明,俨然一副绝美的水墨画。

陕北无雪不成冬。冬天,迎来一场大雪,大地、村舍、树木披上银装,显得格外美丽。雪能掩埋整个冬季的枯燥无趣,更能给农人们春耕秋收注入湿漉漉、沉甸甸的希望。我为自己生活在陕北而无比自豪。我相信,来年的陕北冬雪一定会如期而至。


 
免责声明:本博客文章系通过RSS调用从其它博客网站获得,本站非原始发布站点,博客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完全属博主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博客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若博客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与博主联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冯富建
冯富建
现就职于吴起县委政法委
地方特产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荞面饸饹 剁荞面 荞麦香醋 荞麦